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原创新闻>

张玲说法|1.628亿!市监总局对长安福特设最低限价的处罚是个例吗?

条评论立即评论

张玲说法|1.628亿!市监总局对长安福特设最低限价的处罚是个例吗?

分享

市场监管总局对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福特)实施纵向垄断协议依法作出处罚决定,对长安福特处以罚款1.628亿元人民币。


关注网络热点,直面网友关切。张玲说法,联手深圳最强律师,从身边网事入手,让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边的法律智库。欢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诉我们,我们请律师来解答。(电话:83521468,传真:83911897,邮箱:zhangl@sznews.com )



深圳新闻网6月7日讯(记者 张玲)近日,市场监管总局对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福特)实施纵向垄断协议依法作出处罚决定,对长安福特处以罚款1.628亿元人民币。

这个消息,引起了巨大反响,特别是在汽车业,简直就是一声惊雷。

不同的学术文献中,纵向垄断协议有不同的称谓,如被称作垂直限制协议、垂直协议、纵向限制、纵向协议,等等。它是指在同一产业中两个或两个以上处于不同经济层次、没有直接竞争关系但是有买卖关系的经营者,通过明示或者默示的方式达成的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一般来说,处于前一阶段的经营者,常被称为“上游经营者”;而处于后一阶段的经营者,则常被称为“下游经营者”。

典型的纵向垄断协议有:

(1)维持转售价格协议主要包括两类: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的协议,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的协议

(2)独家销售协议

(3)独家购买协议

(4)选择性销售协议

(5)特许权协议

(6)搭售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


网页截图

陈群律师(广东普罗米修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合伙人)是汽车法律服务的专家,记者向她抛出了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厂家规定最低限价会被罚这么重?这种情况很多品牌都有出现,为什么没有处罚别的厂家?

今天的张玲说法,陈群律师来给大家掰开了说一说。

记者:为什么长安福特规定最低限价会被罚这么重?

陈群律师的答复中提到了以下因素:处罚通知中明确的客观事实是,2013年以来,长安福特在重庆区域内通过制定《价格表》、签订《价格自律协议》以及限定下游经销商在车展期间最低价格和网络最低报价等方式,限定下游经销商整车最低转售价格。

“长安福特上述行为剥夺了下游经销商的定价自主权,排除、限制了品牌内的竞争,并实际削弱了品牌间的竞争,损害了相关市场的公平竞争和消费者的合法利益。”

陈群律师提醒说,需要注意的是,

1、长安福特的违法时间是“2013年以来”;

不是去年,更不是今年,所以,对它的处罚与“毛衣战(中美贸易战)”没有关系;

2、违法地点是“重庆区域”;

3、违法表现是3种:制定《价格表》;签订《价格自律协议》;限定下游经销商在车展期间最低价格和网络最低报价;

4、违法点是:限定下游经销商整车最低转售价格。

此外,长安福特面对调查也存在自我救济缺失。调查过程中,长安福特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相关行为符合《反垄断法》第十五条规定的豁免情形。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大家可以了解更多的背景资料”,陈群律师介绍说,长安福特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2.41亿美元,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其中,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股50%;福特亚太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5%;福特汽车(中国)有限公司持股15%。

表面上看,长安汽车为第一大股东,其实,福特控股、福特中国都属于美国福特集团,且合起来在长安福特的持股比例正好等于中方。

也就是说,长安福特要么是自知违法而为之,所以根本拿不出依法免罚的证据材料;要么是以为自己市场影响力那么大、利税那么多,市场监管总局会留情面、给机会。

“因为前些年,国家给予中外合资企业优厚的超国民待遇,他们养尊处优惯了,骄纵傲慢、为所欲为,似乎没有敬畏法律、对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没有当回事。”

“简单说,要么是掩耳盗铃,要么是作茧自缚。正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记者:此次的处罚依据是什么?

陈群律师分析说,其行为违反《反垄断法》关于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最低价格的垄断协议的规定。

所依据的法条是:

第十四条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

(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

(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

(三)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

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对长安福特处以上一年度重庆地区销售额4%的罚款,所依据的法条是:

第四十六条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达成并实施垄断协议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

陈群律师认为,长安福特被罚4%,是中位偏低的,并不重。

长安汽车年报显示,2017年,长安福特的净利润为121.71亿元,销量为82.8万辆。2018年销量下滑较大,但销售额总量也是巨大的。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处罚基数是“上一年度销售额”,而非利润额。

从长安福特被处罚事件看,未来在反垄断行为的执法趋势是:市场监管总局将持续加强反垄断执法,有效预防和制止垄断行为,严肃查处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滥用行为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行为,切实维护市场公平竞争,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保护消费者合法利益。


记者问:这种情况很多汽车品牌都有出现,为什么没有处罚别的厂家?

陈群律师认为,其实,这个问题就相对简单了。其他品牌未受处罚,有以下可能原因:

一是,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实施了《反垄断法》所规制的垄断行为。

说句大白话就是,他们哪怕是实际上实施了垄断行为,但他们没有把柄被抓着,没有证据被锁定,没有《价格表》、《价格自律协议》之类确定无疑的证据材料出现在反垄断调查程序中;

二是,有证据证明具有《反垄断法》第十五条规定的免责事由。

有些品牌,即使有此类材料,却有免责证据材料,那也不用受处罚。

三是,人家实施的不是垄断行为。

“因为,是不是垄断行为、是不是应受行政处罚的行为,不是凭大众的感觉或通俗认知,而是要经过严格的正式的反垄断调查程序,确定了垄断行为存在且无免责事由,才可能依法处罚。”

四是,可能反垄断调查正在进行中,只是处罚尚未出台而已。

陈群律师告诉记者,反垄断调查是非常严格严谨的法律程序,从启动到结束有一个漫长的过程,所以,进行中的反垄断调查没有进入大众视野,不等于他们不存在。


【关于陈群律师】


陈群律师

陈群律师,广东普罗米修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合伙人,中国汽车流通协会首批专家、法律顾问。

广东省律师协会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

深圳市律师协会非诉争议解决(ADR)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有金融、法律、汽车、党务等复合型知识结构及工作经验。

曾长期在中国工商银行工作,熟知国家金融政策、金融业规定和操作习惯,对汽车经销商金融活动风险管理有体系性认识;

长期、专门为汽车经销商提供法律服务,精通汽车法律体系,了解汽车行业情况,熟悉汽车经销商业务体系及管理系统,有汽车经销商客户投诉处理、纠纷解决的丰富经验,著有《汽车经销商法律风险管理攻略》(中国法制出版社2018年12月第一版)。

[责任编辑:刘晓宇]